2月17日10時左右,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北滿特鋼醫院耳鼻喉科主任孫東濤被一名男子用鈍器猛擊頭部,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近年來,我國多地發生患者傷害醫務人員事件。包括此次齊齊哈爾殺醫案件在內,一些傷醫案件發生在耳鼻喉科科室,引起公眾關註。
  客觀存在三原因
  對於耳鼻喉科成為“高危科室”,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四醫院耳鼻喉科主任徐平分析指出,首先是鼻部的敏感性。人的面部神經敏感而發達,稍有不適影響顯著,對日常生活構成困擾的同時容易引起患者情緒變化;其二是患者以青壯年男性居多,20歲至30歲男性患者群體更易衝動,客觀上增添了危險因素;其三是許多患者手術後通過儀器進行第三方檢測認定沒有問題,但患者仍然表示“鼻子不通氣”,這也為醫學的發展提出了新課題。
  “在國外,耳鼻喉科的重要性可以排在所有科室裡面的前三名。”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耳鼻喉科主任李慧軍認為,在我國,一些醫院將耳鼻喉科作為小科室管理。無論是醫院管理層還是醫務人員,甚至是患者,會出現“耳鼻喉疾病遠遠不如心臟疾病嚴重”的認識誤區。這種情況一方面不利於優秀醫務人員的成長;另一方面,患者一旦診療情況不如預期,心理會產生落差,認為這種“小病”也會出問題,醫患間容易產生隔閡。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耳鼻喉科主任劉鳴認為,一些病癥目前在醫學界尚無定論。然而部分患者不當甚至錯誤使用網絡醫療信息,在沒有複診的情況下,直接將自己的情況對照網絡醫療信息顯示的病癥特點“對號入座”。一些患者被誤導,情緒低落甚至崩潰,直接質問醫生的案例也屢見不鮮。
  保護醫生需細則
  “僅僅懲治殺害醫生的凶手還遠遠不夠。”哈爾濱市一家醫院的耳鼻喉科負責人認為,醫務人員需要更加有效的保護。
  部分醫務人員認為,我國仍然需要繼續加快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步伐,緩解醫患矛盾。在微觀層面要建立保護醫生人身安全的具體實施細則,在醫患溝通、健康知識普及以及醫生安全保護等領域建立行之有效的具體實施措施。一位耳鼻喉科醫生和同事們討論時認為,應當在醫院建立“安全門”,如果發現鐵器等明顯危險物品,能夠及時有效提供預警。一位醫生說,“應加大公眾對於健康知識的知曉率,完善分級診療制度,這些制度在實踐中落到實處,醫患關係就會獲得改善。”
  新華社記者 熊琳 梁冬
  (據新華社哈爾濱2月18日電)  (原標題:耳鼻喉科緣何成傷醫“高危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61rebhyl 的頭像
re61rebhyl

相處

re61rebh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